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手机游戏 >  正文内容

重生家中宝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平分秋色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百色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朱会计试着跟人介绍:“老二那孩子也是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田大业直接回避了。提都没有提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的都是人精,至少是村里的人精,咋还看不出来人家的意思呀。

    当然了朱铁柱今天没到场,这本身就是打人家脸呢。人家有点不舒坦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有田丰在中间缓和着,大伙还能说上两句,田大队长跟朱会计还唠唠当初田大兴没了的事情,这事吧,就应该跟人家田大业交代一下,毕竟田大兴为了集体财产没的。

    人那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这事在公社也是报过的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,田大业脸色还是那么冷,不过看的出眼神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亲兄弟,说到这个问题,怎么都会动容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田大业宁可他兄弟没那么高风亮节。就没想过剩下孩子怎么办,早知道这样,当初就不该把人留在这么个地方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跟朱会计也不知道咋安慰人,他们上岗村安安稳稳的这么多年,想要光荣一个都不容易,你说也不知道这田大兴什么命。

    要不然当初怎么就都说田野丧门星呢。
<患上癫痫病怎么治疗才好br>     田大业:“是我兄弟没福气,没看到现在的好年头呀。”说的那是真的感怀。

    牛大叔跟三大爷都跟着点头,现在年头是真的不错,家家都有余粮了。

    可惜那个年月没能熬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到是没有提他跟田大兴那点交情,田野心里就有数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当初怎么跟自己絮叨同田大兴那点患难的交情,现在怕是就怎么忌讳,田大业同他说这个。到底是心里有鬼呀。

    朱会计:“当初我们都在跟前的,大兴兄弟腿脚不利索,我们没拽住他。”

    田野下意识的看向田大队长,这么多年了,有恩有怨,到底怎么了解,田野自己都心里没有底。

    唯一在挂怀的就是,田大兴的死跟田刚到底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不管是跟任何人田野都没敢私下打听过。今天听到朱会计说,田大兴没的时候,跟前还有别人,心口的大石头算是挪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田刚的眼神都是松快的。

    没有比现在更轻松地心情,田野就不知道原来自己如此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一顿酒,说道田大兴,情绪低迷那是自然的。

    田大业:“我不知道有这么个侄女那就算治疗癫痫最好的药物了,既然我知道了,就不能再把她一个人仍在村里。”

    田野着慌了,她置办这点家产都在这呢,可不能走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可丫头都成亲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大业脸色立刻就冷了。朱会计心说,你不认这亲事,吃亏的可是姑娘家。

    三大爷:“要我说呀,这事还的丫头自己说说,是走,是留都得人家小两口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田丰下意识的看向他爸,没想到在这小村子里面,他爸被人一连挤兑了两次。

    希望田野别再火上浇油了,扭头看向田野。

    朱会计:“要说丫头那真是咱们十里八村的出息孩子,就这么一摊子的家业,那也不能说撂下就撂下不是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为了二侄子也是拼了:“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我那兄弟如何不说,老二那是真好,田野跟老二的亲事,在村里那也是人人挑大拇指的。说到底,我那兄弟要是真的对儿子上心,也不至于把儿子给倒插门招出来。他大爷呀。这事得看孩子。”

    然后大伙就齐齐看着田野了。

    被众人看着,田野特别想说出嫁从夫,不过他们家是招亲,这事吧,这么说也不咋合适:“我回头跟田嘉志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田大业脸色刷就下来了:“不行,必须跟我走。”不提倒霉招姑爷还好点,提了更恼火。

大庆癫痫病医院     太霸道了,田野刚要来点横的,田大业就说了:“村里办不了,就直接去公社,去县城办手续,田丰这事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势大,用公社县城压人呢。

    田野把自己已经成年了,能自己当家作主这话就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对着田大业:“我在村里生活惯了,去外面怕是不太习惯,不然趁着现在地里没什么活,我先去大爷家认个门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万一我真的住不惯,也省的来回折腾。”

    退而求其次,慢慢磨吧。

    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。田野觉得万一谈不拢,她怕是要六亲不认了。

    至于田嘉志,田野不提,人家田大业根本就不想提,没看到吗,刚刚就提田嘉志,那就连商量的口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好歹是亲大爷,头一次见面,田野给他面子。大家都好下台。

    田大业本意那肯定是不同意的,大家长做派都得听他的,习惯了。

    田丰:“这个好,这个好。我妹子这事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田大业没吭声。自己家有什么不习惯的,不习惯住习惯了就成。

    大伙就认为田大业这算是默认了。你说这得多大的家底呀,田野这么大的家产,说不要就不要。咋这么横呢。

 宁夏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   田大队长跟朱会计都叮嘱田野:“你这大爷看着是个有本事的,你可别犯轴,多听听人家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牛大叔:“不管咋说,应该是好心。说道你爸的时候,那是真的触动了。”

    三大爷说的就实在了:“靠人不如靠己,到啥时候也是腰里东西硬实才能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田野最赞成了,没有家底,到哪她也就是个投靠人家的小白花,她田野就没想过做那样的人。钱是男儿胆,在女人身上这话通用。

    大门口外面几个人跟田野说话,分析眼下的事情,朱会计:“丫头叔就说一句,这么多年,老二对你啥样,你心里得有数,那可是真的不能在真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能说啥呀,我表白也得找对人呀。没道理在您面前表白不是。怪想田嘉志的。

    田丰在屋里安慰田大业呢:“您也别太心急了,一步步来吧,田野在村里生活这么多年了,她对这些人比对咱们还亲呢。”

    田大业:“那就更不能让她在这里继续生活,你二叔要是还活着,知道我让他闺女在乡下种地,我还是当大爷的吗。百年之后我还有脸见他吗。”

    田丰心说,这都自动把大伯换成大爷了,可见他爸真的对田野这边挺习惯的:“那也不能急,田野不是说先去认门吗,等到了咱们家,多住些日子,过习惯了,让他她回来都不回来了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hde.com  百色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